陳 波

谷國跫音!乍一看書名,便頓感一襲悠遠的古韻古風正撲面而來。

谷國,這個承載了三千多年歷史的古邑,正穿越時空,一路隆隆走來。我仿佛聽得到她鏗鏘的腳步聲,仿佛看得到她波瀾壯闊的律動身影,仿佛觸摸得到她壯美的歷史畫卷,仿佛感受到她滄海桑田般的厚重氣息。

作為谷城的前世今生,早在三千多年前,谷國便始封于商末,再封于周初。享伯爵,以谷為國名。谷國之君與秦國之君,同姓同宗。在商、西周之際再到春秋的歷史大動蕩、大變革時代,秦國和谷國兩個難兄難弟,卻走出了截然不同的歷史之路。

從西周走到東周進入春秋時期,正是由于秦國搶抓歷史機遇,搶占先機,使一介西北邊陲蕞爾小國,一進入春秋,便日漸崛起,并躋身于大國強國之列。

同樣的蕞爾小國,兩兄弟的命運已然天壤之別。一進入春秋,谷國便受到“我有敝甲,欲觀中國之政”的雄起楚國的壓力和威脅。此時,楚國已將方圓近千里的許多小國盡收囊中。即將面臨國破山河碎的窘迫形勢,谷國國君嬴綏只有硬著頭皮翻山越嶺,跋涉數千里,歷經千辛萬苦前往魯國拜謁?;突突睦?,也算是對谷國的莫大恩惠了。殊不知,正是這一舉動,讓不為人知的谷國闖入了中國最早的歷史典籍。

《左傳·桓公七年》赫然載曰:“七年春,谷伯鄧侯來朝。名,賤之也?!幣餳?,谷國鄧國之國君相繼來朝拜魯國國君。之所以要把他們的名字記載上,是因為魯國人壓根兒就看不起這兩個國君啊。春秋時期,多少小國不為人知,正是因為他們連國名或國君名,均未走進偉大史籍《春秋》。同為小國的谷國,不經意間,讓中國最權威的歷史典籍大書一筆,也算是歷史的眷顧了??衫啡疵揮芯旃斯裙納嬗胙有?。僅過了五年,谷國之名便被歷史抹去了蹤跡。

《左傳·桓公十二年》載曰:“伐絞之役,楚師分涉于彭?!逼湟庖逅得靼琢?,絞國為谷國之鄰,唇亡齒寒。何況,楚伐絞,讓三軍蹚過今天谷城北河,分明是為了威懾谷國。果不其然,楚師班師之日,變成了谷國亡國之時。谷國,從此成了楚國的附庸,或并入楚國成了谷縣,直至楚亡。從公元前700年至公元前223年,宏宏乎近五百年!

因此,從這個意義上說來,我們谷城人曾是楚國人,可骨子里我們還曾是谷國人。我曾在過去的文字里寫到:谷城,以谷封邦,以谷立縣,以谷名城,此之謂也!秦一統后直至六朝的數百年間,谷城曾漸次立縣名為筑陽、宜禾、嘉禾、義成等。而到隋開皇十八年(公元598年),又回歸歷史原本,又以谷立縣了。谷國、谷縣、谷城,好一個“谷”字了得。大象無形,大音希聲,其若“谷國跫音”乎?

作為一介文史學人,我也曾花功夫留心過谷國到谷城的歷史文化,自以為對谷城歷史文化雖稱不上了然,卻也略知一二??啥涼豆裙家簟?,方知有不少未知的史實未進入視野?;蛘呤?,再未花氣力去追尋谷城氣象萬千的里程和足跡??燒廡?,《谷國跫音》的作者陳志紅做到了。對于研究谷城歷史文化,不失為一本不可多得的上好作品。

陳志紅請我為《谷國跫音》一書作序,我自以為位卑言輕難當此責,可又恐有負他之誠懇。林林總總想了這些,便付諸筆端,勉為斯言。是為序。

責任編輯:黃文君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圖片推薦
襄陽日報APP
襄陽日報微信
襄陽晚報微信
{ganrao}